© 2019 by Easy Group Inc.

  • Jack Xu

加拿大中国留学生白皮书2020

发起人:Easy Group 作者:刘义、康文宇、尹宁


独家留学生媒体支持:问吧

媒体支持:温哥华港湾

鸣谢海南航空支持



方法论Methodology

2020加拿大中国留学生白皮书由Easy Group设计和管理,其目的是为了获得对加拿大中国留学生更深刻的认知。本报告基于2020年2月份的一份问卷调研,该调研共收到问卷111份。


前言

根据加拿大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的数据,2019年,加拿大的国际留学生人数比上一年增长了13%,再次实现两位数增长,获批的留学签证达40.4万多份。其中, 中国留学生占加拿大国际留学生总人数的22%,已达14万人。

在过去的10年中,加拿大的人口增长了11%,而18-24岁的人群仅增长了4%,低出生率导致进入大学的本地学生人数的停滞不前,国际留学生对加拿大的大学和学院提供了财务支持。

对加拿大主流社会,大部分留学生都只是匆匆过客,无论政府、还是大学,对留学生的关注和支持都较薄弱;而远在国内的父母,对于留学他乡的真实状态,所知甚少......

本白皮书,让我们从学术、心理健康、社会关系、财务、职业发展 、毕业后的去留问题等角度,全方位地去看到真实的加拿大中国留学生。

在调研中,49.5%的受访者表示曾因自己的英语能力受到歧视或疏离;而37.8%的受访者表示曾因自己的种族受到歧视或疏离。97.3%的人表示自己的社交主要保持在大陆华人社区内,仅6.3%及5.4%的人会分别与非华裔的其他少数族裔及欧洲裔加拿大人交往。

在心灵健康方面,7.2%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总是在焦虑(all the time),63.1%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经常在焦虑(frequently)。同时,72.1%的人从未使用过校方提供心理辅助资源,7.2%的人表示不知晓学校提供这样的支持。

调研同时也打破了一些偏见,比如大家往往认为留学生普遍家庭富裕,但数据表明,34.2%的人感受到中度财务压力,25.2%和12.6%表示有较重和极重的财务压力,仅有6.3%表示几乎没有财务压力。

同时,报告也反映出留学生们的成熟,比如在专业选择上,68.5%和57.7%的人是出于个人兴趣和梦想的职业规划;有50.5%的人是因为便于找工作;只有18%的人出于父母期望。

本报告的初衷是期待能强化社会对加拿大留学生群体真实而全面的了解,调研完成后,我们发现这份报告同样能够唤起留学生自身的反思。我们期待留学生的状况能够得到全面提升,这一切从认识自己开始。


学术(Academic):

关于专业选择,大部分同学表现出相当成熟的心态:68.5%和57.7%的人是出于个人兴趣和梦想的职业规划;有50.5%的人是因为便于找工作;只有18%的人出于父母期望。另外有27.9%的人因为该专业的名声(reputation of the program)而做出选择。

在被问及,“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你是否会做出不同的专业选择?”时,40.5%的表示有可能,21.6%的人表示会选不同的专业,36.8%的人表示不会换专业。这意味着超过60%的人对自己目前的专业不喜欢或不确定。这可能源于大家兴趣的感性或盲目性,对相关学科/专业的理解不够深入,造成期待与现实的差距。



对于对所学内容的评价,我们看到“从学习中获得的成长(learned)”总体高于“享受学习(enjoy)”,将近九成(86.4%)的人都认为在大学学习到比较多(40.5%),很多(36%)及非常多(9.9%)。同样,超过八成(83.7%)的人认为大学所需比较有意义(35.1%)、很有意义(41.4%)及非常有意义(7.2%)。

关于学习时间,超过八成(80.1%)的同学少于或等于6-7小时。


社交生活(Social Life)

关于社交生活,感受到“被尊重(respect)”、“被容忍(tolerance)”的程度非常高,96.4%的人感受到比较到非常被尊重,仅3.6%感受到不太被尊重。同样,近九成(89.2%)的人感受到比较到非常被容忍。“容忍”的程度比“尊重”略低,这可能意味着因为“政治正确”的氛围,大家能够在表层做到和谐相处,但实际上,我们的差异性被容忍的程度并没有表层看起来那么高。

有趣的是,归属感(belongingness)是比“尊重”及“容忍”更深层的情感认同,调研显示,中国留学生们的归属感远弱于感受到被“尊重”及“容忍”。21.6%“比较和很没有归属感”的数据,是“不被接纳”(10.8%)的一倍,是“不被尊重”(3.6%)的6倍。

关于“被歧视/被疏离”,近半数(49.5%)曾因“英语能力”被歧视或疏离;近四成(37.8%)曾因种族被歧视或疏离。此外,有约1/5的人曾因自己来自中国或学术能力感受到歧视或疏离。另外,因97.3%的受访者表示其社交生活主要集中在华人社区,说明这些被歧视/疏离的感受基本来自于学术环境。

关于社交,97.3%的人表示自己的社交主要保持在大陆华人社区内,仅6.3%及5.4%的人会分别与非华裔的其他少数族裔及欧洲裔加拿大人交往。这表明,即便身处加拿大,绝大多数的华人留学生都保持在自己的舒适区内,极少与主流本地社群交往。

于“对中国的误解或媒体对中国的曲解”,没有人认为中国没有被误解或曲解。100%的人认为中国被不同程度地误解或曲解(其中16.2%认为被极度误解或曲解)。


另外,约5%的人爱上一位教授(had a crush on a professor);35.1%的人曾恋爱,同时22.5%的人会分手;63.1%的人交了一个最好的朋友。


心理健康(Mental Health)

七成的人经常或总是感到焦虑(63.1%frequently, 7.2%all the time)

八成(76.5%)的人感受到中度到中度的忧伤/抑郁

调查显示,加拿大中国留学生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依次是“找工作”(64%)、“学业”(53.2%)、“学习成本”(46.8%)、心理健康(41.4%)。这表明,现在的学生相对成人化,他们在考虑职业、教育成本等学业之外的问题。

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尽管近七、八成的人感受到不同程度的焦虑或忧伤/抑郁,但是72.1%的人从未使用过校方提供的心理辅助资源,7.2%的人不了解校方提供心理辅助资源。能够不同程度使用校方心理辅导资源的同学只占到约两成。



财务压力及职业发展(Career Development)

调研同时也打破了一些偏见,比如大家往往认为留学生普遍家庭富裕,但数据表明,34.2%的人感受到中度财务压力,25.2%和12.6%表示有较重和极重的财务压力,仅有6.3%表示几乎没有财务压力。


关于对找到工作的乐观度,结果基本呈现正态分布,超六成的人保有中度到重度的乐观。同时,63.1%的人有在大学期间有兼职工作。


最后,近半数的人表示会回国(9.9%直接回国,36%的人会在加拿大工作一段时间后回国);26.1%表示愿意在加拿大工作及移民加拿大;另有11.7%的人会继续学术深造。



结论

此次调研,让我们对真实的留学生活有了相对全景的认知,也启发了我们的一些思考和呼吁。

学业上相对乐观,大部分留学生能学习到很多有意义的知识;也会尊重自己的爱好及职业规划,但同时,对相关专业的了解不足也导致期待与现实的差距。对国外大学及专业更深入的了解、甚至与学长、老师面对面的交流将会极大减少信息不足引起的盲目选择。

在社会关系层面,如果能走出舒适区,不局限在华人社群,留学生的海外留学经验将大大被丰富。同时,也许相关的因语言、种族等感受到被歧视/疏离的状态也会改善,因为有了沟通,就有机会消除误解。同时,我们感受到中国被误解是普遍被感受到的,我们强烈呼吁加拿大主流社会能够放下偏见、认识真实的中国和中国人。

7 次瀏覽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Twitter Icon